5 April 2016

[食記·台東] 來池上,吃什麼?(下)

一如既往,旅途總免不了意外。來到馬奇披薩(Marquee Pizza)其實是意外,而我喜歡這個美麗的意外。

原先預設吃大陸婆婆麵食館,瞎眼般找不到店面時,發現這裡居然有披薩餐廳,就改變計畫放棄大陸婆婆麵食,心想吃披薩也不錯。可是店內黑黑暗暗的,一個客人也沒有,不知道是不是營業中?有點猶豫。

來池上,吃什麼?(下)01

我和J走過門口又走回來,看到疑似店員站在路邊攤開黑板立牌,於是靠過去詢問。一對眼,我話到嘴邊立刻轉成英文,以為眼前這位高挑身材,皮膚黑得發亮,五官深邃美麗的女生是外國人。

我們很妙地交談了一陣才發現,這不是外國人啦,是百分百阿美族血統,會說國語的老闆娘麼勒。「你知道我們店名怎麼發音嗎?」麼勒指著「MARQUEE」突然考我。「嗯......mar…ki?」「對了!你好厲害,是第一個唸對的!」我受寵若驚,麼勒的表情不像是說笑(其實單純如我也分不出真假),我就呵呵笑接受了。 XD

另一個人從店裡走出來,這次真的是外國人。高大帥氣白皮膚的男生,神情專注地忙進忙出,麼勒笑嘻嘻介紹:「這是Mike,我老公。披薩他做的。」異國戀讓這間遠離塵囂的披薩店更浪漫了,我越來越期待。

原來店裡烏漆嘛黑是萬聖節應景佈置,好消息是今晚有營業,壞消息是已經有人包場了。沒有想到覓食是如此波折,我的心情不是用溜滑梯可以形容的,是六福村的大怒神,咻地掉落。當然這都是內心戲,外表是很鎮定接受這消息。只是,肚子真的餓了。

正準備打包惆悵離開,麼勒大概看出我和J餓得發傻,或者出於來者是客,不好意思讓上門的客人空手而返,非常熱情地招呼我們到後面的廚房去。哇,突如其來的超展開!好像自來熟一樣,我們也沒在客氣的,尾隨麼勒進入明亮的香噴噴世界。

來池上,吃什麼?(下)02

「來,你們吃吃看,這我隨便做的。」麼勒舀了一小碗遞過來,裡面有番茄、洋蔥、紅蘿蔔、肉,灑上蔥花,看起來不像是湯,簡單卻不含糊。我什麼也沒多問,先吃再說。「這?這超好吃的啊!怎麼會是隨便做的?那妳認真做還得了嗎!」聽到我的反應,麼勒笑得花枝亂顫,「等下要給包場的客人吃的。」J也是讚不絕口。

「這道菜叫什麼?」「不知道捏,就把番茄、肉啊、洋蔥啊丟下去煮一煮這樣。」搞不清楚是開玩笑還是真的,總之見識到麼勒的豪邁。(後來我看瑪奇披薩粉絲頁知道了,這叫「羅馬番茄豬肉(飯)」。是披薩之外的主食選擇,推薦!)

依依不捨地吃完最後一口羅馬番茄豬肉,我和J的身心靈稍微得到一點安慰,滿懷感恩踏出廚房。臨走前我提議:「我們可以合照嗎?」覺得很可惜,沒能在這裡用餐,至少合影一張紀念緣份。「當然好啊!」麼勒叫來Mike,人手一個道具熱鬧場面,我快速凝結這一刻。

來池上,吃什麼?(下)03

其實麼勒和Mike正在準備接待包場的客人,我和J也不好意思繼續打擾。在麼勒的指點之下,我們順利找到就在隔壁沒幾步路的大陸婆婆麵食館。兜兜轉轉,最後第一天的晚餐還是回到原點。


故事還沒結束。


因為出發前預訂的住宿臨時出了問題,在對池上不熟悉的情況下,無奈將過夜地點改到花蓮的玉里。如果搭自強號,從池上到玉里大約半小時。一覺醒來,除了忘不了大陸婆婆麵食的好滋味之外,沒吃到馬奇披薩的遺憾也徘徊不去。我和J決定回池上。

來池上,吃什麼?(下)05

貪心的我打著如意算盤,「先吃披薩再外帶麵。麵冷掉在車上吃應該還可以,披薩冷掉就不好吃了。」我的左邊嘴角微微上揚。看了一下手錶,正中午時刻,應該不用打電話吧?

十二點半到馬奇披薩,麼勒對於我們的二訪很驚喜,只是不得不宣告:「我們賣完了欸,二十個都賣完了。」此刻有如小丸子爺爺跌坐在地上,四周黑暗只剩聚光燈照著破碎的心。限量是殘酷的。我發誓,下次我會先打電話確認。這頓只好比照昨日辦理,大陸婆婆,我來了。

「有時候,緣份是要靠自己製造的。」這道理不是只能用於追求愛情,友情也可以。我和J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厚臉皮,竟然在大陸婆婆那裡吃飽之後又去馬奇披薩串門子。現在想來,真是太不好意思了。

旅行會讓人變大膽。是真的。

來池上,吃什麼?(下)06

一回生二回熟,何況是第三次到店裡呢?麼勒又發揮慈悲心,變出百香青木瓜給我們嚐嚐。經營餐館的人實在太了不起了,隨時隨地都有食物可以吃好幸福。(喂~)

昨天晚上要招待客人,沒時間跟我們聊天,這次是下午休息時間,麼勒索性拉了椅子請我們坐下,我想她可能打算跟這兩個死皮賴臉的傢伙「拚了」吧,哈哈。我們東南西北開槓起來,只是依然辛苦了Mike還在收拾前後,無法加入聊天室。(真是太不好意思啦!請原諒我們。)

和麼勒不像是第一天認識的(是第二天),倒像是許久未見的老友,什麼瑣碎事情都可以聊的那種。麼勒問我為什麼不住在池上反而跑到玉里?我就把與屋主又臭又長的溝通不良故事七零八落講了一遍。我的腦袋跟Sherlock一樣,小鳥事很快會被刪除。

J直接問重點,「怎麼認識Mike的?」「我在游泳池當救生員,看到水裡有一條美人魚,就把他撈起來了。」「啊?」麼勒哈哈大笑,我一時反應不過來。「那時我們住在台中,他從加拿大來台灣教英文,然後來游泳池游泳啦!哈哈哈!」
 
來池上,吃什麼?(下)07

麼勒和Mike原本住在台中經營馬奇披薩,後來因為房東不續租,兩人毅然決然回到麼勒的家鄉,在池上重新開始。找店面、裝潢,大小事都自己來。我和J到訪的前幾天,馬奇披薩才開幕而已(2015年10月)。

我喜歡這裡,雖然看得到烤爐吃不到披薩(是要講幾次),喜歡到第一次寫下沒有真正用餐經驗的食記。第一天到馬奇披薩我帶著惆悵離開,第二天我帶著滿足離開。滿足我的不是食物,是真誠的互動。

如果要我為這兩天在池上吃過的餐食下一句註解,我會說:「我來池上吃的不是米,是大陸婆婆的麵食,是馬奇披薩的人情味。

來池上,吃什麼?(下)09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謝謝鼓勵和指教 :)